老虎是真老虎,蟒蛇是真蟒蛇…專業演員的敬業程度你想象不到

  前兩天,橘的首頁都在轉一個視頻:

  98版《水滸傳》打的是真老虎!

  武松的扮演者丁海峰在拍攝過程中險些受傷。

  20年后再回憶起這段經歷,

  他本人也說“那時年輕沒想太多,無知者無畏啊”

  其實橘比較震驚的地方在于:

  原來現在有這么多人都不知道,老一代的演員有多敬業嗎?

  前一段時間因為疫情,

  有網友說希望濟公能用扇子把疫情扇走。

  于是87歲的游本昌老先生又扮成濟公,

  給大家送祝福。

  游本昌版本的《濟公》是很多人的童年回憶吧?

  一向信奉“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坐”的濟公,

  在劇里有不少大大口吃肉喝酒的劇情。

  但其實拍這場吃狗肉的戲時,

  肉已經變餿了,

  可游老師還是吃的狼吞虎咽,力求真實。

  還有一場拍攝濟公被衙役打板子的戲,

  衙役都是臨時演員,也沒什么經驗。

  剛開始不敢用力,

  呈現出來的效果就非常假。

  導演要求真實,就只能真打,

  最后一共打了12遍,

  游本昌站都站不直了,

  來探班的女兒也被嚇得大哭。

  既然提到童年經典,

  那就絕對不能落下《西游記》。

  1982年楊潔導演組建劇組,

  歷時6年時間完成全部拍攝。

  光是聽1982這個年份,

  應該就能想象到,

  那時候劇組有多窮。

  《西游記》拍了25集,

  整個劇組就一臺攝像機

  一個攝像師

  碰到吊威亞的戲還特意去香港求教。

  為了省點經費,

  吊威亞的繩子已經磨的非常細了,

  但還在繼續使用。

  每次吊完威亞,

  演員都慶祝自己活了下來。

  那會兒特效不牛,演員才是真的牛

  孫悟空顯神通的戲也都是靠人工,

  吸一口煙含在嘴里當仙氣,

  也不知道師傅是吸了多少二手煙。

  有一場豬八戒和孫悟空被蟒蛇纏住的戲,

  那不是特效!那是真蟒蛇!

  當然蟒蛇逃跑時用的是道具,

  畢竟蟒蛇還是要還的,

  導演怕它真跑了……

  劇組里也沒有啥主角配角之分,

  不管你有多少戲份,

  吃的一樣是5毛錢的飯,

  拍攝結束了一樣要去幫忙搬道具。

  《西游記》里角色多,演員不夠,

  全劇組齊上陣,

  大家都是換著造型客串角色,

  六小齡童一個人就演了16個。

  還有一件事特別有意思。

  一開始劇組找不到白馬,

  就給黑馬刷了一層白漆。

  拍完水里的戲,

  河水是白的,馬又成黑的了。

  導演講戲的時候說白龍馬是神馬,不用拴。

  唐僧的扮演者搗亂說,

  但咱們的是凡馬,不拴會跑啊……

  拍到15集的時候,央視叫停了這個項目。

  楊潔導演努力爭取,領導才同意說,

  如果他們能自己找到資金就可以繼續拍攝,

  但只能是貸款,不能是投資。

  后來是制片副主任李鴻昌,

  找來了300萬的資金。

  這位說名字你們可能不認識,

  就是劇里的蜈蚣精啊!

  但因為物價上漲,

  300萬也不足以支撐余下15集的拍攝,

  劇組忍痛砍掉了5集,

  這也成為楊潔導演心中永遠的遺憾。

  事實證明,能經久不衰也是有理由的,

  87版的《紅樓夢》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開拍前,演員們住在圓明園體驗生活,

  劇組請來了沈從文、啟功、周汝昌等10多位大師給演員們上課。

  女演員們每天早上起來壓腿跳操,

  男演員則練劍打拳。

  平時大家還會聚在一起學習圍棋書法,

  來培養貴族氣質。

  飾演寶玉的歐陽奮強,

  因為聽攝像老師說自己的下巴短了些,

  為了更貼近角色,

  主動去注射硅膠。

  王熙鳳的扮演者鄧婕,

  拍攝王熙鳳之死時,

  取景地在黑龍江阿城。

  冬天零下30度,

  為了保證拍攝效果,

  她情愿穿著單薄的衣物被裹在草席里,

  雙腳裸露在外邊。

  因為沒有經驗,

  不知道后期配樂要多長,

  導演要求盡量拍久一點,

  而鄧婕就在席子里被生生的凍暈過去。

  拍古裝劇尚且如此費力,

  拍武打戲就更遭罪了。

  現在的演員可能一部戲好幾個替身,

  背替、武替、吻替等等一應俱全,

  但早些年演員都是真刀真槍自己上場

  ……

  成龍的事跡就不用橘多講了吧?

  兩個字形容就是:玩命!

  記憶比較深刻的一件事是,

  1986年拍《龍虎兄弟》,

  有一個鏡頭是成龍從高空跳到熱氣球上,

  沒綁威亞也沒用替身

  由他本人親自完成。

  完成這個動作,劇組是需要為他本人上保險的。

  但危險系數太高,保險公司集體將他“封殺”。成龍不得不遠赴美國投保。

  成龍大哥的電影危險系數有多高?

  隨意放幾個片段給大家感受一下▼

  恐高的朋友請盡快劃過

  藝人拍戲苦是一方面,

  碰上愛“作妖”的公司也挺倒霉。

  以前看港圈的藝人都是風風光光的,

  但每逢TVB臺慶和慈善晚會,大家都被當猴耍。

  在空中倒掛金鉤的飛人是張曼玉▼

  九節鞭纏身的是苗僑偉▼

  開著跑車、連過4車才合格的是劉德華▼

  港版《西游記》大火的那一年,

  張衛健被要求穿著孫悟空的衣服在空中吊著轉圈。

  看客們衣冠楚楚,DK在舞臺上狂喊救命。

  他還表演過空中騎單車▼

  這種高難度雜技我也不知道怎么稱呼,

  但圖里的人你們應該都認識,

  鄭伊健 張衛健 張家輝 劉錫明和周星馳

  完成以上動作時,

  他們都已經是有作品的成名演員,

  仍然沒有一點摻水的地方。

  這種精神用敬業兩個字都不足以形容。

  橘一直講的都是上個世紀的藝人,

  但要說現在的藝人都不敬業嗎?

  真不是。

  就前兩天在《我家那閨女》節目里,

  橘還看到蔣夢婕開滴滴體驗生活,

  為接下來的拍攝做準備呢。

  再往前查,

  因為《流浪地球》火了的屈楚蕭,

  為了演好工人,去工地搬磚。

  學會開挖掘機了也得興致勃勃的和粉絲分享,

  偶爾也會抱怨出租屋空調不好使,

  沒鏡子可照。

  這才叫全方位體驗。

  如果說他只是去工地搬磚,

  下了工再回到大房子里吹著空調吃西瓜,

  那也只是多費了點力氣,

  心理上哪有什么感同身受可言。

  金世佳拍《一個勺子》,

  全片就一句臺詞,還幾乎沒有正臉。

  但為了貼近角色,

  金世佳半個月沒有洗頭發,

  蹲在路邊時,還真有大媽以為他是流浪漢,

  硬塞一個饅頭給他。

  橘還記得小時候看《肥田喜事》,

  胡杏兒為了劇情增肥40多斤,

  一天吃六頓。

  減肥不容易,增肥也同樣痛苦。

  橘也特別佩服那些為了角色而認真學習的演員,

  比如彭于晏,基本上拍一部戲學會一個技能。

  橘給你們查一下哈~

  拍《海豚愛上貓》,獲得了海豚訓練師的資格證;

  拍《聽說》,學了手語;

  拍《翻滾吧!阿信》,他按照運動員的方式訓練自己;

  拍《近在咫尺的愛戀》,學會了打拳擊;

  拍《激戰》,學了泰拳和巴西柔術;

  拍《黃飛鴻之英雄有夢》,學會了工字伏虎拳、虎鶴雙形拳;

  拍《湄公河行動》,他學了泰語、緬甸語和變臉;

  ……

  藝人可不單單是剃個頭或者親自下個水就叫敬業,

  畢竟這屬于在他們本職工作的范疇里。

  希望以后的演員也能做到楊潔導演拍《西游記》時擁有的信念感,

  “不為名利錢,用性命拼搏,用心血創造

  路迢迢十萬八千里,披荊斬棘一路將塵埃滌蕩”

大赢家即时比分…